13
Nov
08

構成主義 Constructivism

構成主義建築風格的背景與內容

一、定義

構成主義(Constructivism):
又名結構主義;發展於1913~20年代。構成主義是指由一塊塊金屬、玻璃、木塊、紙板或塑膠組構結合成的雕塑。強調的是空間中的勢 (movement),而不是傳統雕塑著重的體積量感。構成主義接受了立體派的拼裱和浮雕技法,由傳統雕塑的加和減,變成組構和結合;同時也吸收了絕對主 義的幾何抽象理念,甚至運用到懸掛物和浮雕構成物,對現代雕塑有決定性影響。

二、構成主義的背景與內容

構成主義是興起於俄國的藝術運動,大約開始於1917年受到馬克思主義刺激之下的俄國革命之後,持續到1922年左右(G.Julier, 1993:56)。對於激進的俄國藝術家而言,十月革命引進根基於工業化的新秩序,是對於舊秩序的終結。這個革命被視為俄國無產階級的一大勝利。革命之後 ,大環境提供了信奉文化革命和進步的觀念的構成主義在藝術、建築學、和設計實踐的機會。

構成主義對於工業設計的重要意義為:他們的目的是將藝術家改造為「設計師Designers」。但是這是以我們現在可以理解的語句所言,事實上,在 當時 「設計Design」的觀念仍未成形,當今所謂的設計的意義並未充分浮現,因而他們採取不同的說法:「生產藝術Production Art」。

俄國構成主義者高舉著反藝術的立場,避開傳統藝術材料,例如油畫\顏料、畫布,和革命前的圖像。因此,藝術品可能來自于現成物,例如:林材,金屬, 照片, 或者紙。藝術家的作品經常被視為系統的簡化或者抽象化,在所有領域的文化活動,從平面設計到電影和劇場,他們的目標是要透過結合不同的元素以構築新的現 實。

雖然所有的前衛俄國藝術家有著共同的熱情,但是他們對於新共產主義社會裡的藝術家和藝術的角色卻有不同的觀點。在革命後早期,他們充滿熱情的辯論,刺激出構成主義的不同的意識型態。

在一方面是「純粹主義者」的馬勒維其(Malevich),康丁斯基(Kandinsky),和佩夫思那(Pevsner)兄弟。他們爭辯說藝術基 本上是 一個精神上活動,它的工作是為了要整理出人對世界的洞察。尤其是馬勒維其,他宣稱工業設 計不可避免地取決於抽象性的創造。而且它是「個二手(再造)活動,它取汲於對當代環境的研究而將之理想化的描繪出來。」 對馬克思主義者而言,因為這些藝術家不認同產品主義者的觀點,這種主張導引出與社會的真實生活脫節。

相對於「純粹主義者」的觀點,是塔特林(Tatlin)和熱切的共產主義者羅欽可(Rodchenko) ,他們堅持藝術家必須成為技術純熟的工匠,他必須學習用現代工業生產的工具和材料,提供他的熱情與能力,直接為無產階級的最大利益 服務。這些「藝術家/工程師」必須為生活本身帶來和諧,把工作轉變成藝術,將藝術轉變成工作。這邊的論點成為構成主義的主流。

三、構成主義的政治動機與風格

馬克思主義關於藝術和文化的理論決定了構成主義的內容。這些論述圍繞在政治動機與風格。

構成主義者認為:所有藝術家應該「進入工廠,在那裡才有真實的生命。」藝術同時也將為構築新社會而服務。

因此,傳統提供愉悅經驗的藝術概念必須被拋棄;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生產和工業,這與新社會和新政治秩序是密不可分的。這些清楚的政治動力造成馬克思主 義理論 的實踐。例如塔特林為某類型的熱爐發明和建造不同的設計,意圖以消耗最小量的燃料而輸出最大的熱值。而熱爐在當時普遍貧困的民間是非常普遍的用品,甚至有 人拆掉傢俱充當燃料。馬克思主義意識型態在設計上的另一個展現是羅欽可的「工人俱樂部The Workers’ Club」,在1925年的巴黎藝術與工業國際博覽會的俄國館中展出。這是最早的構成主義者室內環境設計的嘗試之一。工人的俱樂部的概念在二十年代出現 了,作為「共產主義生活模式的中心」,不只是要提供一個政治活動的空間,它也必須提供娛樂和休閒。如果可以的話,俱樂部必須展現出新生活將會如何。依照羅 欽可的意識型態概念,俱樂部應該是構成主義設計原則的實務示範。

俱樂部設計的規劃原則和家俱設計有著經濟性的考量:讓樓板和空間發揮最大的用途,它涉及如何讓木制家俱達到使用上的簡易性、製作上標準化、能夠有彈 性的容 易擴展。實務上設計出許多可折迭的部件,當不使用時容易移走和儲存。例如講壇,折迭螢幕,展示板和長凳。為顧及各種類型的活動和俱樂部的所有活動,俱樂部 擺設了桌椅、書與期刊的櫃子、當代文學的儲存空間、海報展示窗、地圖和報紙、和「列寧角落」。為了交談、會議、與簡報,設計了演說者的講壇,以及電影與幻 燈片的活動螢幕。

至於風格部分,李思茲基 ( EL Lissitzky ) 對大量生產產品的布爾喬亞式設計發出譴責:因為當時的設計只是把古典式樣、歌德式樣、或洛可哥式樣的造形包覆於產品。他指出:藝術家不需要的是所謂外在的 唯美、藝術性的流行,而需要的是對風格的根本有著深一層的瞭解 (C.Loddor, 1983:155~157)。他透過檢查一系列的物質,對基本風格得出如下結論:不細節雕琢、是誠實的。重視整體、是精確的。不是來自於黔驢技窮的形式或 者虛構的幻想,而是簡潔中的豐富性。整體或細節上,能由圓與直線所構成、是幾何學的。是由雙手借助現代機器所打造的、是工業的。

基於上述的特質,對於家俱設計得出如下結論:它包含了對結構、體積, 體積的結合和空間的輪廓、尺度、比例、模組和節奏的表達。在藝術的檢驗、材料的本質、與材質色彩之下,這些原素最終的基本仍在於:機能。透過如此的方法,設計師能便能生產出傳達新蘇聯生活的產品。

充分執行這個設計原則的最好例子就是羅欽可的工人俱樂部內的家俱設計。他的家俱是由嚴謹的歐幾裡德幾何學形式的直角直線組合而成,而且誠實地對待材 料的使 用。開放式的骨架明顯地使得重量減輕,更容易去折迭。家俱全由木頭製造,形式簡單,因而才能在遍及全蘇聯的低技術的小工廠中生產,而且不需要昂貴的大量 生產線。這些考量充分反映了以下幾點:結構的重思考、嚴格地注重材料使用的經濟性、使用上與生產時的功能考量、精巧的節省空間的設計。家俱塗上了四個顏 色:白、紅、灰、黑,這種搭配似乎成為結構主義的標準色。

四、構成主義的問題與其沒落

李思茲基在1940年回顧自己的設計活動,批評自己和其它的藝術家對於家俱設計的問題太過理論化。假如確實花費了錢,卻是在演講與設計活動中,而非打造模型之上。他們忽略實務上的生產與製造,忽視了木工的實際現實 (C.Loddor, 1983:155~157)

結構主義者產出許多計畫、構想圖、和模型,然而,這些從未真正大量生產出來,甚至羅欽可的工人的俱樂部也一樣。在俄國的工業設計裡,他們從未實踐徹 底貢獻 新社會的理想。另一方面諷刺的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引導出結構主義的出現,但是共產黨嚴格實施馬克思主義卻導致結構主義的結束。

保達諾夫(Bogdanov),無產階級運動的主要理論家,宣稱無產者藝術家是獨立的個體,獨立于党的領導之外。但是,這種意識型態的思想被列寧所 否決, 列寧堅持所有組織都應該置於黨中央的管理之下,而且如此的控制也能避免行成新的獨立、沒有生產力的藝術家階級。由於衝突不斷,在俄國的平面藝術裡,由社會 寫實主義逐步地取代了結構主義。最後在1932年,官方決定:社會寫實藝術為唯一合法的風格。

保達諾夫宣稱:無產階級必須有自己的階級藝術,以組織用於社會主義鬥爭的力量。矛盾的是,透過馬克思主義理論,構成主義者創作了許多藝術,由於作品 的抽 象,而無法被工人不能理解、欣賞。即使工人的俱樂部中的家俱,所謂的嚴謹的歐幾裡德幾何線條與誠實材料,看來都對無產階級太抽象了。最後,純粹的視覺形式 被痛斥為頹廢的形式主義脫離社會現實
據報導,列寧曾說這樣的藝術無論在思想上或在實踐上都是有害的。如此的意識型態和政治因素都導致構成主義的結束。這其中與受其影響的包浩斯的矛盾有異曲同 工之妙。包浩斯的原本目的在於創造服務社會大多數一般人民的產品,但由於其造型的抽象以及其藝術性,卻造成他的售價高昂,無法為大眾接受,反而成為資本家 展現財富的收藏

構成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

20世紀20年代初期起,維斯甯三兄弟分別在莫斯科技?學校、莫斯科高等技?學院和莫斯科建築學院任教。B.A.維斯甯曾任全蘇建築師協會第一任主席和蘇聯建築科學院第一任院長。

維斯甯兄弟的建築創作活動開始於十月革命前。在府邸、銀行等民用建築中,他們採用俄羅斯古典主義風格,而在工業建築中則採用適應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 和輕質 牆的簡潔風格。20年代初至30年代中期,他們是構成主義建築派的代表,對蘇聯建築的現代化起了積極作用,也同西歐的現代主義建築互有影響。A.A.維斯 甯領導構成主義建築師組織現代建築師聯盟OCA19251930)。構成主義者宣導把生活環境建成鑄造社會主義新人的模子,主張用現代的物質和 技?手段解決現代生活對建築提出來的功能要求和經濟要求,主張用工業化的方法進行大規模的建造。

維斯甯兄弟提倡建築設計的功能方法,即把目的、手段和建築形象統一起來,把內容和形式統一起來,不使它們互相矛盾的方法。所謂內容,就是建 築物裡 面進行著的功能過程和思想、感情的總和?”新生活要求新的造型,這種造型只能求助於新材料和新技?”。所謂新生活,就是具有社會主義特徵的生活。

維斯甯兄弟認為工業建築和大規模建造的工人住宅是社會主義時代建築的主要任務。他們從事城市和工人村的規劃時,把它們當作具有勞動、教育、居住、文化娛樂等功能的綜合體,探討有利於培養人們集體精神的公共住宅形制。他們設計了不少文化宮和劇場。

維斯甯兄弟的主要建築作品有:沙土爾水電站(1919),莫斯科無產階級區文化宮(1931年設計,局部建成)和第聶伯水電站1929年開始建造),主持 規劃水電站旁的紮波羅熱城(19291931)。他們1923年設計的莫斯科勞動宮是構成主義建築早期的代表作,按照功能安排內部空間,外部形體則是它 的直接表現,完 全擺脫了傳統的建築構圖。利用框架結構提供的可能性,內部空間開暢流動,大小兩個觀眾廳之間用活動隔斷,可分可合。哈爾科夫群眾性音樂劇場 的觀眾廳跟莫斯科勞動宮的一樣,只有池座和散座,不設樓層和包廂,旨在表現平等一致的民主精神。舞臺跟觀眾廳連成一片,適合群眾性的盛大演出,機械化水準 很高,可適應多種變化。第聶伯水電站給工人創造了良好的勞動環境,形象洗練。旁邊的紮波羅熱城,一方面採用標準設計,推廣工業化施工,另一方面注意城市面 貌的多樣性,以大面積的綠化、完善的生活設施和新的佈局形式設計住宅區。它和水電站一起,是蘇聯早期建設的一項代表性成就。

後期活動 從1932年的莫斯科蘇維埃宮設計競賽開始,蘇聯把大型公共建築物首先當作藝?紀念碑並且特別強調古典遺產的繼承。一般民用建築也紛紛效法。構成主義建築 和整個的現代主義建築思潮受到猛烈批判。維斯甯兄弟堅持認為:古典形式的語言是過去了的語言,儘管它們以前是完美的,但它們不能表現今天。他們繼續 用功能方法設計公共建築,但大都沒有建造。

30年代後期到40年代前期約10年時間裡,B.A.維斯甯任重工業人民委員部建築管理局總建築師,直接領導了大量工業中心的城市規劃和工業,廠 房、公 共建築、居住建築的設計工作。從1936年起,他再度擔任蘇聯建築科學院院長,致力於組織建設和學校建設。在衛國戰爭時期,他領導建築科學院從事後方建設 工作,研究地方材料、輕質結構、簡易房屋等。戰後,為遭受戰爭毀壞的地區做城市規劃工作,推行工業化的施工方法。

構成主義作品︰第三國際塔

第三世界國際紀念塔模型

第三世界國際紀念塔模型

俄國構成主義設計是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前後在俄國一小批先進的知識分子當中產生的前衛藝術運動和設計運動,無論從他的深度還是從探索的廣度來說,都毫不遜色于德國包豪斯或者荷蘭的風格派運動。非常遺憾的是,由于這種前衛的探索在1925年就遭到斯大林的反對,因此沒有能夠象德國的現代主義那樣產生世界性的影響。

1914年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終于導致了俄國十月革命的成功,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雖然十月革命的勝利遭到各國列強的干預,但是革命的信條和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使大批知識分子為之狂熱,他們希望能夠協助、參與共產黨的革命,為建立一個繁榮、富強、平等的新俄國而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在內外干涉的困境中,俄國的革命建築家、藝術家、設計家在這艱難困苦中開始為革命的設計探索,利用各種形式來支持革命,鼓舞士氣。

俄國構成主義者把結構當成是建築設計的起點,以此作為建築表現的中心,這個立場成為世界現代建築的基本原則。他們利用新材料和新技術來談套”理性主義“,研究建築空間,采用理性的結構表達方式,對于表現的單純性、擺脫代表性之後自由的單純結構和功能的表現進行探索,以結構的表現為最後終結,最早的建築之一弗拉基米爾‧塔特林設計的第三國際塔方案,完全體現了構成主義的設計觀念。第三國際塔是塔特林在1920年設計的,這座塔比艾菲爾鐵塔高出一半,里面包括國際會議中心、無線電台、通訊中心等,這個現代主義的建築,其實是一個無產階級和共產主義的雕塑,它的象征性比實用性更加重要。

俄國的構成主義在藝術上具有極大的突破,並對世界藝術和設計的發展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但直到1921年新經濟政策時期,與西方的聯系受到鼓勵,尤其是俄國的一批構成主義設計家到西方旅行和交流,把俄國的構成主義觀念和思想帶到西方,俄國的構成主義探索才開始被西方所認識,產生了很大震動,特別是對德國產生了很大影響。
甦聯文化部在柏林舉辦的甦聯新設計展覽,不僅讓西方系統地了解構成主義的探索和成果,而且了解到設計觀念背後的社會觀念和社會目的,受此影響,格羅佩斯立即調整了包豪斯的教學方向,拋棄無病呻吟的表現主義藝術方式,轉向理性主義,提出”不要教堂,只要生活的機器“的口號,是包豪斯自1919年開辦以來第一次政策上的重大調整。

(From : 世藝網)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5 0 0 0 0 0 0 0; mso-font-alt:PMingLiU;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1610611969 68471935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Cambria Math”; panose-1:2 4 5 3 5 4 6 3 2 4; mso-font-charset:1;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format:other;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0 0 0 0 0 0;} @font-face {font-family:Cambria; panose-1:2 4 5 3 5 4 6 3 2 4; mso-font-charset:0;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1610611985 1073741899 0 0 159 0;} @font-face {font-family:Calibri; panose-1:2 15 5 2 2 2 4 3 2 4; mso-font-charset:0; mso-generic-font-family:swiss;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1610611985 1073750139 0 0 159 0;}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5 0 0 0 0 0 0 0;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1610611969 684719354 22 0 1048577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unhide:no;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h4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link:”標題 4 字元”; mso-style-next:內文;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line-height:300%; mso-pagination:none; page-break-after:avoid; mso-outline-level:4; font-size:18.0pt; font-family:”Cambria”,”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aj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aj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aj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aj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font-weight:normal;} p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margin-top-alt:auto; margin-right:0cm; mso-margin-bottom-alt:auto; margin-left:0cm;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新細明體”,”serif”; mso-bidi-font-family:新細明體;} span.4 {mso-style-name:”標題 4 字元”;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 mso-style-unhide:no; mso-style-locked:yes; mso-style-link:”標題 4″; mso-ansi-font-size:18.0pt; mso-bidi-font-size:18.0pt; font-family:”Cambria”,”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aj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aj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aj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ajor-bidi;} .MsoChpDefault {mso-style-type:export-only; mso-default-props:yes;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595.3pt 841.9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18.0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About these ads

0 Responses to “構成主義 Constructivism”



  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About me

profile

Find me at

Email : joeyiu@ysconcept.com

Y's Concept Facebook

Joe Sir 教室

facebook fans club

Joe's diary 無名小站

Joe' eco research

Joe's bible study

Joe's MA research project

Address : No.7, 12/F, Yip Fung Industrial Building, No.7 Sheung Hei Street, San Po Kong, Kowloon, Hong Kong

Blog Stats

  • 59,479 hits

Recent Comments

Amy on Dandelion House – 沙…
Karen Kwok on 赤柱頂樓連天台設計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892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